揭秘“西北狼”郭伯雄的家族沉浮
來源:家族網政法瞭望 | 作者:政法瞭望 | 發布時間: 369天前 | 27346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2016年7月25日,新華社發布消息,軍事法院依法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受賄案進行了一審宣判,認定郭伯雄犯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追繳的贓款贓物上繳國庫,剝奪上將軍銜。
此時,距離郭伯雄被開除黨籍剛好過去一年時間。
1961年8月,19歲的郭伯雄入伍從軍,歷經41年曲折的軍旅生涯,2002年,郭伯雄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成為軍界名副其實的“二號人物”。從2002年至2013年,郭伯雄在這個位置任職11年。
2015年4月,官方決定對郭伯雄進行組織調查。經查,郭伯雄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職務晉升等方面利益,直接或通過家人收受賄賂,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涉嫌受賄犯罪,情節嚴重,影響惡劣。
而在此之前,其落馬的消息早已被傳得沸沸揚揚。2015年兩會期間,時任解放軍總后勤部政委劉源在回答郭正鋼的父親是否也可能涉案被抓的問題時說:“你懂的。”
此前據媒體報道,郭家不少人都在軍隊、政府等任職,當地戲稱為“郭家軍”。那么在郭伯雄案中,“郭家軍”都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如今又境況如何?

妻子何秀蓮:軍隊人事安排的聯絡人

據媒體報道,郭伯雄與何秀蓮剛結婚的時候,何秀蓮就住在禮泉縣老家,大女兒粉麗和兒子永剛都在那里出生。多年后,郭伯雄擔任司令部副處長,何秀蓮和兩個孩子被接到了張掖市(19軍駐地)。當時郭家生活困難,何秀蓮被安排到了張掖市一家鞋廠,主要工作就是上鞋底。后來郭伯雄職位提升,何秀蓮進入供銷系統。
而在郭伯雄位高權重之后,何秀蓮便充當了郭家對外聯絡人的角色。在軍隊人事安排上拋頭露面的并非郭伯雄本人,而是其夫人何秀蓮。
據媒體報道,總參內部人士透露,軍級以上干部想升職一般通過何秀蓮來運作。尤其是非陜西籍或蘭州軍區的干部,本來和郭伯雄搭不上界,都會想辦法認識何秀蓮。而何在收到錢后會告訴郭伯雄送錢者的訴求,如果郭伯雄明確告知不行,這錢就退回去了;如果郭伯雄默不作聲,這錢就收下了,當然事情也會給辦的。
而坊間也曾傳聞郭的夫人異常“細心”,每有大額進賬,都一一筆錄在冊,這反倒成了調查的最好證據。據稱,郭伯雄任職軍委副主席的十年間,許多現任軍中要員均受其提拔,故其子郭正鋼曾放出“全軍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狂言。
熊兒子郭正鋼,曾說“反腐意思意思就得了”
這位口出狂言的“熊兒子”,身上也一度貼著“最年輕的少將之一”“退休領導的兒子”的這樣的標簽。

(郭正鋼)

公開資料顯示,郭正鋼出生于1970年1月,陜西禮泉人。他出生時,其父親正在陸軍第19軍55師164團司令部作訓股任職;住在19軍大院時,郭正鋼曾以學習好出名,但上中學后,其學習成績變差,幾年后選擇了退學,進入部隊當兵。
而當他1989年參加工作時,其父親已是蘭州軍區的副參謀長。郭正鋼參加工作后不久,就到了蘭州軍區所轄的陸軍第47集團軍服役。
據環球人物雜志報道,當時,郭正鋼是該集團軍通信團的一名連職(一說為營職)干事,屬于基層干部,駐地在西安市臨潼區。“他曾經搭過我的車,看上去是一個普通領導的孩子,沒有什么特別的能耐。”
2007年,年僅37歲的郭正鋼從總后勤部機關調往浙江省軍區,成為當時全軍最年輕的正師級干部。對于郭正鋼的飛速提拔,熟悉他的人曾說:“沒有特殊原因,小郭上不到現在的位置。”幾年后,郭正鋼前往舟山警備區代職,任警備區政委。
據《鳳凰周刊》報道,在舟山期間,郭正鋼留給官兵的印象不佳:基本不到下面的團里去;警備區機關干部拿著文件找他,經常找不到人;參加會議時,經常甩手離去……而郭正鋼更被人記住的,是他私下里對反腐的表態:“反腐,搞一搞,意思意思就得了。”
作為郭伯雄的獨子,郭正鋼一直是郭伯雄的“心病”。據媒體報道,郭伯雄同一位下屬聊天時曾表示“這個娃不求上進真沒辦法,以后是個大麻煩”。
2015年1月,出生于1970年的郭正鋼晉升少將,從而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少將之一。同年3月,中央軍委通報了第二批14名落馬將領,其中就有郭正鋼。
晉升少將僅46天,郭正鋼就落馬了,成為任職“最短暫少將”。

郭家兒媳:“桐廬鄧文迪”

郭正鋼的第二任妻子吳芳芳,出生在一個普通人家,其人生經歷堪比鄧文迪。

(吳芳芳)
據《鳳凰周刊》報道,吳芳芳和郭正鋼在一次應酬后開房,懷孕之后吳芳芳挺著大肚子到軍區辦公室找到郭正鋼,給他施加壓力。
郭正鋼的這一緋聞發生后,在軍內小范圍內傳播,但很快得到有力的遏制。郭正鋼此時正完成國防大學進修,等待晉級上升的關口,負面輿論的擴大或許不利于郭的仕途,事情最終以郭的前妻離婚退場結束。
2012年12月,郭正鋼和比自己大幾歲的吳芳芳辦理結婚登記。吳的婚姻在家鄉引起了很大轟動,“聽說她老公是軍隊的一個高級干部,公公是原中央的一個大領導。”吳芳芳的高中同學說,她是“桐廬的鄧文迪”“你也知道鄧文迪吧,就是很會在男人圈子里左右逢源的人,喜歡主動和男人交往”。
據媒體報道,吳芳芳從商20余年,曾憑借不足1000萬元的原始資金,在一塊軍事設施用地上創建投資超8億元的杭州瑞紡貿易城,并依靠瑞紡回籠資金迅速創辦杭州中國五金機電城,但從2012年上半年起,因資金鏈斷裂工程停工,五金城爛尾。
與郭正鋼結婚后,吳芳芳以最低的報價承包下四季青面料市場,并一次性收取1.8億元租金。但郭正鋼帶給她的“好運氣”只維持了短短一年。
2013年之后,在吳芳芳開發項目中被騙、損失慘重的投資者們曾多次在浙江省軍區門前聚集、抗議,甚至高呼“郭正鋼還錢”。
除此之外,據《鳳凰周刊》報道,吳芳芳在杭州還租下了其他幾塊軍用土地,大多也處在荒蕪狀態。在浙江之外,吳芳芳還曾承包過蘇州駐軍部隊幾幢酒樓的經營權,隨后轉租他人。為此,當地駐軍還曾將她告上法庭。
隨著郭正鋼的落馬,吳芳芳的好日子也到頭了。在郭正鋼被調查的消息公布之前,吳芳芳就因為是干部家屬,被責令退出軍產經營。

女兒女婿染指軍隊采購生意

此外,除了兒子兒媳,郭伯雄女兒郭永紅及女婿也染指軍隊的部分采購生意。
郭永紅曾用名郭粉麗,考入蘭州大學,畢業后去美國留學。網傳其曾為一名軍官,后下海經商,和丈夫染指軍隊的部分采購生意,2015年3月被雙規調查。
另據《財經》報道,接近郭家的人士披露,谷俊山曾給郭永紅送了2000萬元,后來郭永紅把這筆錢退給紀檢部門。

胞弟郭伯權談郭伯雄:現在誰也救不了誰

而郭伯雄的四弟郭伯權曾任陜西民政廳廳長,是除郭伯雄外在陜西當地人最為熟知的家族成員。

(郭伯權)
1992年郭伯雄任第47軍長后,初中文化的郭伯權一路高升,其從趙鎮鎮長干起,先后歷任禮泉縣城建局局長、禮泉縣縣長、產煤大縣彬縣縣長、渭南市副市長。2013年2月,大哥郭伯雄卸任后,郭伯權被調到民政廳任廳長。雖然是民政廳長,也跟軍隊有緣,他獲得了西安陸軍學院的文憑。
郭伯權曾表示,“這一路走來,哥哥沒給他提供過什么特別的幫助”,不過他也承認,他的升遷遭遇過質疑。
在媒體筆下,郭伯權大概是與故土陜西省禮泉縣張則村來往最多的一位郭氏子弟。據媒體報道,村里人有個紅白喜事要是請郭伯權,郭伯權也是會回來參加的。2015年年初,媒體記者前往探訪張則村時,還巧遇回村里參加村民葬禮的郭伯權。
在受訪中,郭伯權罕見地提起哥哥的事,他說:“國家的大政方針是個啥就是個啥,你有問題該查還得查,現在誰也救不了誰,包括我們在內,我們相信黨相信組織。”
2015年9月,郭伯權被免去陜西省民政廳廳長職務,之后出任陜西省政府參事室(省文史研究館)黨組副書記、省文史館館長。

郭伯雄庇蔭下的“郭家軍”

除了上述直系親屬,在何秀蓮和郭伯雄的運作下,郭何兩家的其他人也紛紛選擇參軍,不少被提拔重用。
何家在軍中職務最高的是郭正鋼的二舅何嘉杰。巧合的是,2015年1月,何嘉杰與郭正鋼同期被授予少將軍銜,寫就舅舅和外甥同時被提拔為將軍的傳奇。
據《財經》報道,知情人透露,2013年1月17日,還是陜西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的何嘉杰,在沒有當過政治部主任的背景下,直接被任命為陜西省軍區副政委。當時,同被任命為政治部主任的黃富強簡歷詳細,而何嘉杰卻沒有公布任何個人履歷。
在何家直系親屬里,除何嘉杰是少將外,老大何養杰的三個孩子都在部隊服役。因為何養杰病故較早,何秀蓮對三個孩子很照顧。長子何備戰當兵,后成為西安市新城區武裝部長,現任西安衛星測控中心的后勤部長;何戰麗從部隊轉業到西安市碑林區政府;何戰勇跟隨何秀蓮到北京,也成為軍官。
郭伯雄的二弟郭伯禮參軍后隨大哥的不斷高升一路升至某軍分區領導,現已退休在西寧居住;但亦有村民表示,郭伯禮只是經營著軍隊生意,“發著大財”;
三弟郭伯榮,文革后期到縣里當通信員,曾在水泥廠工作,后從禮泉縣煙草公司退休;
五弟郭伯營最開始也在家里勞動,后去西安投奔大哥,曾為陜西省軍區軍人服務社政委。該服務社是陜西省軍區所屬的國有軍辦商業企業,股東為陜西省軍區后勤部。

(陜西省軍區軍人服務社  網絡圖片)

不僅如此,郭伯雄至少有兩個侄子也在軍內擔任職務。
公開報道顯示,郭伯雄的侄子郭正野(老二郭伯禮的兒子)現任蘭州軍區某軍某師副師長。該師被譽為“鋼鐵紅軍師”,主要任務是應急防務與搶險救災,為蘭州軍區唯一一個應急師。新華網報道,2013年7月,西北某縣發生6.6級地震,其曾率隊前往救援。
另一個侄子郭正穎(郭伯權之子),曾在陜西省軍區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武裝部任參謀。唯一可查的蹤跡來自西安航空學院的官網,2014年,該辦赴該院直招士官,這位侄子在列席會議的名單之中。
在乾縣薛錄村,據當地村民透露,郭、何兩家除直屬親戚外,也拉扯了不少“七姑八姨”,當地人把他們叫“郭家軍”。
隨著郭伯雄的落馬,“郭家軍”里一干人等的命運也都隨之沉浮。
有媒體報道,4年前,郭伯雄的老岳父去世,薛錄村街道停滿豪車,很多是部隊和地方領導。2015年正月,郭的岳母去世,郭伯雄回去住了幾天,一切都很低調,追悼會也是在屋里舉行的,沒有大人物吊唁。
在西安,以往郭家老人去看病,相關醫院都會領導親自安排迎接,準備最好的病床;但從2014年開始,沒什么人理了。

(落馬后的郭伯雄  紀錄片截圖)

這些軍老虎都是郭伯雄提報的
郭伯雄曾在蘭州軍區服役30多年,官至蘭州軍區司令員,在任期間提拔了不少干部。
從2002年至2013年,郭伯雄在中央軍委副主席的位子上任職11年。在此期間,許多現任軍中要員也均受其提拔,故其子郭正鋼曾放出“全軍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狂言。
那么,都有哪些人與郭關系密切,受到他的提拔呢?


(田修思)


田修思,上將軍銜,十七屆、十八屆中央委員。曾任南疆軍區政委、成都軍區政委、空軍政委,后轉任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他是繼郭伯雄、徐才厚后,軍隊級別最高的落馬將領。田修思被宣布調查后,各界普遍關注到其與郭伯雄之間的交集。
田修思曾在蘭州軍區工作近40年,1985年8月至1986年9月,他曾任蘭州軍區第八偵察大隊副政委,赴南線參戰,當時的帶隊領導之一就是時任蘭州軍區副參謀長的郭伯雄。
事實上,在田修思的軍旅生涯中,前半程進步并不快。但在郭伯雄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后,田修思快速升遷,2002年到2009年短短7年間,就完成了從正軍職向大軍區正職的跨越。2012年,田修思被授予上將軍銜,主持儀式的正是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


(谷俊山 ,中將軍銜)

震驚國內的谷俊山貪腐案中,郭伯雄也脫不了干系。雖然谷俊山是徐才厚的親信,但如果沒有對郭伯雄的打點,谷俊山還是不可能當上總后勤部副部長。
據軍隊知情人士透露,軍隊將領升遷軍隊實行“雙頭制”,具體來說,師級以上的人事任命是兩位軍委副主席一起來圈閱后再上報。郭、徐任軍隊副主席時期,高級軍官想升遷或挪位要給二人送錢基本是公開的秘密。


(范長秘)

范長秘,中將軍銜,曾在蘭州軍區有長達26年的政工文宣工作經歷。
按照軍改前的建制,在十八大以來的反腐風暴中,蘭州軍區是各大軍區中落馬“軍老虎”最多的地區。這其中范長秘被視為郭伯雄的“馬仔”、“嫡系”。
縱觀范長秘履歷,其與郭伯雄的關系一覽無余。1988年至2005年,范長秘先后任第47軍政治部宣傳處處長、蘭州軍區政治部宣傳部部長、第21軍政治部主任。范長秘在47軍任職的11年里,郭伯雄曾任47軍軍長、蘭州軍區司令員。
據財新網報道,一位47軍的退役軍官曾和范長秘共事多年,據他透露,范長秘理論水平、文字功夫非常不錯,郭伯雄的確“很看重范長秘”。


(鄧瑞華,少將軍銜)

蘭州軍區聯勤部原政委鄧瑞華也是常年在蘭州軍區服役。
1972年,18歲的鄧瑞華應征入伍,在蘭州軍區第21軍61師184團服役。之后12年,鄧瑞華在184團從戰士起步,班長、排長、副連長、連長、副營長、營長,一路晉升。
1984年,鄧瑞華迎來命運的第一次轉折。這年9月鄧瑞華離開了服役12年的21軍,到蘭州軍區守備2團擔任副團長。未及兩年,鄧瑞華調任蘭州軍區政治部辦公室管理處副處長。1991年7月,鄧瑞華升任蘭州軍區政治部副秘書長。這期間郭伯雄任蘭州軍區副參謀長。
在郭伯雄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后,鄧瑞華迎來軍旅生涯的又一次重要的轉折。
2003年年底,鄧瑞華升任甘肅省軍區副司令員,由正師晉升為副軍級職。次年,鄧瑞華被授予少將軍銜。在這期間,郭伯雄先后任蘭州軍區司令員和中央軍委副主席。
2005年,鄧瑞華回到蘭州軍區聯勤部任副政委。2010年4月,鄧瑞華升任蘭州軍區聯勤部政委,直至四年后退休。
在郭伯雄被宣布開除黨籍之前20天,中國軍網于2015年7月10日通報,鄧瑞華因涉嫌違法犯罪,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據媒體報道,早在2015年年初,鄧瑞華即已失去人身自由。來自蘭州軍區多個信源透露,被抓后鄧瑞華心理防線全面崩潰。


(占國橋,少將軍銜)

2015年3月,鄧瑞華曾經的搭檔、蘭州軍區聯勤部原部長占國橋被移送軍事檢察院。
占國橋曾在總后勤部工作13年。2001年,占國橋出任副軍職的蘭州軍區聯勤部副部長,第二年晉升為少將軍銜。2010年5月,占國橋接替張萬松,任蘭州軍區聯勤部部長。
值得注意的是,占國橋和鄧瑞華這對曾經“搭班子”的主官,在同一部門的交集長達八年之久。2001年3月至2010年5月,占國橋先后在蘭州軍區聯勤部擔任副部長、政委。鄧瑞華于2005年12月調任蘭州軍區聯勤部任副政委。2010年5月,占國橋出任蘭州軍區聯勤部部長的同時,鄧瑞華擔任聯勤部政委。
有知情者稱,鄧瑞華和占國橋搭班子時,兩人都屬于大膽愛錢之人。在軍區聯勤部,鄧瑞華和占國橋謀財有道,分工明確,鄧主要把持的是醫藥器械,占國橋則掌握著房地產。“鄧瑞華和占國橋兩人矛盾很深,關系不睦,但在公開場所兩人卻表現得非常親密,出席大型活動兩人還熱烈擁抱。”


(張萬松,少將軍銜)

占國橋的前任張萬松也于2015年8月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張萬松曾長期在蘭州軍區服役,歷任戰士、參謀,烏魯木齊軍區司令部訓練科副科長,烏魯木齊軍區第一通信總站副政委、副主任,蘭州軍區第四通信總站主任兼總工程師,新疆軍區管理處處長,新疆軍區后勤部副部長,聯勤部副部長、部長,蘭州軍區聯勤部部長。
聯勤部是解放軍大軍區機關中的四大部之一,其上級主管部門是總后勤部,主要負責后勤保障工作,工作內容涉及財務、物資、油料、基建營房等。而工程建設、物資采購等領域則是腐敗高發已發領域。這從蘭州軍區連續兩任聯勤部部長被查就可以看出。


(馬成效,少將軍銜)

另一位曾擔任過郭伯雄貼身大秘的就是回族少將馬成效。
馬成效先后在蘭州軍區、南京軍區的四個集團軍中服役,歷任蘭州軍區司令部作戰部參謀、副處長、處長、副部長;2006年任第21集團軍某師師長;2008年短暫任第47集團軍參謀長三個月,同年跨大軍區交流至南京軍區,任第12集團軍參謀長;2010年晉升少將軍銜;2011年轉任第31集團軍軍長,成為正軍級將領。
據了解,郭伯雄1997年-1999年擔任中共蘭州軍區司令員期間,馬成效被郭伯雄從蘭州軍區司令部作戰部參謀提拔為蘭州軍區司令部作戰部副部長,成為郭伯雄的貼身大秘。
2015年初,馬成效從第31集團軍軍長,被平調至南京軍區副參謀長。


(董明祥,少將軍銜)

2015年4月,北京軍區聯勤部原部長董明祥被調查。據財新網從消息人士處獲悉,他東窗事發的直接原因就是為了晉升涉嫌向軍隊更高層巨額行賄,包括曾向郭氏“買官”。
董明祥曾在北京軍區后勤部門工作多年,歷任后勤部房管局局長、基建營房部部長、軍區聯勤部副部長及部長等要職。
據財新網報道,郭伯雄在北京軍區當副司令員時分管后勤,董明祥當時擔任北京軍區后勤部房管局局長、基建營房部部長。北京軍區提拔董明祥當營房部部長時,絕大多數常委不同意,認為董明祥喜歡靠送禮、拉關系上位。“他經常不好好上班,一到下午三點多就夾個包包走了,到處拉關系,跑飯局”;“這個領導的兒子在哪里工作,那個領導的生日是哪一天,他都記得很清楚。”多名前同事稱,單位開組織生活會、支委擴大會,董明祥都是被批評的對象,認為他無心工作,熱衷于跑官要官,搞不正之風、拉關系。會后,他還會很親熱地拍著批評者的肩膀親熱地說:這事你別在會上說,咱倆下來說。
在北京軍區后勤部,董明祥稱得上“谷俊山第二”。有知情者稱,2009年董明祥曾和谷俊山競爭總后副部長,時任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以董明祥沒當過主官、且一直在北京軍區聯勤部服役為由,還是選擇了與己關系更為親厚、利益更加密切的谷俊山。
競爭失利后,董明祥繼續向郭伯雄靠攏。據一位退休老將軍回憶,郭伯雄在北京軍區當副司令員時并不顯得喜歡董明祥,“沒想到這次聽說在郭家里發現一個裝滿錢的手提包,里面有董明祥的簡歷。”


(傅怡)

郭伯雄之子郭正鋼落馬兩個多月后,浙江省軍區原司令員傅怡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調查,邊驛卒注意到,傅怡曾是郭正鋼的上司,兩人曾于浙江省軍區共事數年。
郭正鋼曾歷任浙江舟山警備區政委、浙江省雙擁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浙江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正師職)等職,而傅怡則在2009年10月開始擔任浙江省軍區司令員,并于2013年11月年滿60歲退休。
據《鳳凰周刊》報道,2014年年末,退休一年的傅怡被帶走協助調查,“先是南京找他談話,后來才進去。
十八大以來,高層加大了軍隊反腐力度。共宣布查處的56名副軍級以上軍官,其中副國級2人,副大軍區級6人。其中后勤系統、蘭州軍區等部門成為重災區。
徐、郭兩人被查后,中央軍委曾多次要求“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案件流毒影響”。
習近平在視察軍隊時、在新古田會議等重要會議上也曾多次強調軍隊反腐的必要性,指出“黨內不能有腐敗分子的藏身之地,軍隊是拿槍桿子的,更不能有腐敗分子的藏身之地”。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伊人成人综合_伊人成综合人网_伊人222综合网图片_Av在线伊人综合网,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