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銀行行長吊死在鬧市街頭!真實版掃黑風暴,遠比熒幕中可怕
來源:家族網戰局視策 | 作者:戰局視策 | 發布時間: 50天前 | 300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掃黑風暴》臨近尾聲,“大老虎”浮出水面。


王志飛飾演的高明遠

說話輕聲細語,不疾不徐

喜歡品茶賞曲,動輒給別人設計旗袍。

他常笑,但他的笑是一把刀,殺人誅心。

上一秒,擺弄著沾滿薛梅鮮血的攝像機

下一秒,抱起薛梅的女兒。

輕描淡寫地說,你剛把他媽殺了。

這個魔頭,在當地只手遮天,呼風喚雨。

黑白通吃,警察、公務員都是他的跟班,

他開設地下賭場,放高利貸,

一千萬的籌碼說拿就拿,就像拎顆白菜。

他的“百寶屋”中,是數不清的古董珍品,

成排成山的茅臺。

這里,錢甚至不用“沓”,滿屋子都是。

他狠起來,無人敢反抗,

幾條人命,輕輕松松。

無論有多少黑歷史,說抹就能抹掉

因為,整個綠藤市都是他的,

市長、區長、警察局副局長都要聽他的。

他的飾演者王志飛說:

向因高明遠而受到心理陰影的觀眾道歉。

而高明遠在現實中,是有原型的,

他叫文烈宏,人稱湖南狠人“文三爺”。

文烈宏(左)

用“賭局”控制了湖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

用金錢將長沙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拖下水,

肆無忌憚設黑賭、放巨額高利貸,

借4200萬者,還1.3億,

借12.8億者,還22.5億,

開了十幾家公司洗黑錢,搞垮無數公司、企業,

受害人報警后剛走出公安廳大門,立馬被挾持拘禁,

公安局長收錢抓捕舉報人……

真實的案件,遠比影視劇更令人毛骨悚然。

01

長沙市望城區橋驛鎮民福村,

一棟三層別墅掩映在高聳的圍墻中,

院內名貴花木四季常青,亭臺樓閣氣宇恢宏

這棟地標性建筑充滿神秘,卻無人敢靠近。

因為,它的主人是文烈宏。

文烈宏,1969年12月生于長沙望城區橋驛鎮民福村,家中排行老三。

他是家中唯一的男丁,中年得子的父母加倍嬌寵,養成了其跋扈、驕橫的性格。

鄰里街坊一提“文三伢子”,個個搖頭。

小學四年級,他便輟學開始混社會,

泥瓦匠、摩的司機、販賣水產……

他在市井間廝混數年,一路摸爬滾打。

1997年,他通過“包工程”賺了些錢,立馬去了賭場,

此后,他不僅染上了賭博,還學會了“出老千”。

幾次下來,文烈宏賺得盆滿缽滿,

“這來錢太快了!比包工程容易多了!”

靠詐賭,他賺到了第一桶“黑金”,

也開啟了其后22年的罪惡。

摸到“門道”后,文烈宏開起了公司,

一開就是十家,

家家都虧損,根本不賺錢。

這些公司的背后,就是詐賭、非法高利貸,全是賺“黑錢”的最快渠道。

他還籠絡了一批馬仔,約定了“幫規戒律”

通過有組織地實施違法犯罪,巨額斂財,

這個犯罪“金字塔”分三層:

底層是無數瘋狂暴徒,

中層是三個“分舵”舵主:舒開、佘彬和龔浩。

“大管家”是文烈宏的女兒文雅

“掃黑”劇中的鄭毅紅,就是以她為原型。

《掃黑風暴》 劇照

而位于金字塔的最頂端。

就是江湖上令人聞風喪膽的“文三爺”

02

2016年8月29日凌晨2點,

長沙市岳麓區騎龍大街中心廣場警鈴大作,

長沙某銀行支行行長段云自殺身亡,

他將自己吊死在騎龍大街一門店北側的龍骨架上,被發現時,人已涼透。

隨后,警方在車內發現了他的遺書:

“貸款一事被張劍波一幫人騙了,給國家財產帶來了巨大風險,深深自責。”

是什么人,能將一個銀行行長活活逼死?

段云在遺書中提到的張劍波,是湖南涉外經濟學院的創始人,湖南新獵鷹科教有限公司董事長,原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

當時,57歲的張劍波是湖南政商、教育界的名人,

巔峰時,身家近40億。

張劍波

而如此顯赫的張劍波,5月突然失聯了!

隨后大家才知,其公司員工已被欠薪2年多,

而其公司涉足的騎龍大街、女人世界、羅馬商業廣場等多個商業地產項目都因資金鏈斷裂而停擺……

他還欠了銀行約4.7億貸款。

而銀行行長段云也從開始時的“說小話,賠笑臉”,到后來的上門要賬、蹲守,張劍波則從躲躲閃閃,到最后直接避而不見。

自殺前的4個月,段云幾乎每天都在蹲守他,

直到最后絕望、自殺。

消息傳出,一片嘩然,

這么有錢的張劍波,錢都哪兒去了呢?

都進了文烈宏的腰包。

03

張劍波,好賭。

當時,賭局中已有“文三爺”的傳說,

比如2012年的某日,文烈宏豪擲500多萬,帶領一眾牌友、馬仔包機到新加坡豪賭,一次輸了1億多,眼睛都沒眨……

又比如“文三爺”是“現金王”,在長沙8小時就能調動1億以上的現金。

一次,張劍波與“文三爺”在賭桌上相識,兩人迅速從“好哥們兒”變成了合作伙伴。

他以為找到了財富更通達的路,

卻一頭鉆進了文烈宏布下的局。

每次,張劍波賭輸了,文烈宏就會豪爽地借出巨款。

當然,“好兄弟”之間,也是要算利息的。

2007年-2012年,張劍波累計借了近13億,

連本帶息,要還超22.5億!

錢還不上,那就不客氣了!

文烈宏通過虛假訴訟直接查封了張劍波公司的1700多套商鋪,并指示手下對其連反恐嚇。

走投無路的張劍波,隨后向長沙市公安局報案。

然而,立馬就遭到了瘋狂報復。

這一次,是接連三次的砍殺,不僅見了血,還將張劍波非法監禁了一年之久!

張劍波曾在網上發貼,附上了其多張頭部和左手纏紗布、多處血痕的照片。

網貼列舉文烈宏“三宗罪”:

1.2015年2月2日晚,文烈宏花50萬元雇傭兩殺手將其砍成重傷,事后由其馬仔佘某頂罪;

2.文烈宏設置圈套、高利放貸、暴力逼債,張劍波公司在開發騎龍大街項目時,借文2.6億元,被迫還給他11億元左右,導致項目停工;

3.自恃有保護傘,藐視政府,文烈宏曾對他非法拘禁,并揚言“在湖南無人辦得了他”“公安廳、公安局都聽他的”。

就這樣,張劍波徹底垮了,

他說“每天都想死,這是一個無底洞……”

按文烈宏的算法,張劍波的錢,永遠還不清。

更夸張的是,張劍波報警想求保命,

結果,被告沒事,報警的人卻被抓了。

2016年8月20日,張劍波被刑拘,理由:涉嫌私刻印章。

文烈宏背后的“保護傘”,已令人毛骨悚然。

04

張劍波并不孤單,湖南某房企老板樂根成,

在賭場欠債4200萬,按文三爺的算法,要還1.3億。

走投無路的樂根成,于是向湖南公安廳舉報文烈宏。

卻沒等到立案偵查,而是暫緩處理

做出批示的周符波,時任湖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

得知消息后,樂根成曾“求見”周符波,

周副廳長對他說,

“文烈宏是社會上的人,很有勢力,就不要跟他斗了!我和他認識,到時候幫你打聲招呼,你倆和解,這事就過去吧……”

樂根成當時就懵了,社會人?和解?

這不就是赤裸裸的包庇嗎?!

他不知道的是,不僅是包庇,

這省公安廳的常務副廳長,早成了文烈宏的工具人。

周副廳長,也喜歡賭。

當然,讓他入了局,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此后,他累計輸了500多萬港幣,

還不起債怎么辦呢?

文三爺大手一揮:那就以權抵債吧!

比如,樂根成一案,他答應周符波,只要案子壓下去,所欠賭債就一筆勾銷。

那天,來舉報的樂根成,前腳剛走出公安廳大門,文烈宏的馬仔就一擁而上,直接將他挾持到了附近酒店,之后就是非法拘禁。

當然,文烈宏的“底氣”,不止來自一個周廳長。

另一個人,就是單大勇

他是長沙市公安局原常務副局長,從警40年,立功8次,偵破100多起案件,是全國知名的刑偵專家。

在大家口中,他做事公正,為人正直,曾被稱為“學習的榜樣,人民群眾的英雄。”

2012年,文烈宏就“瞄”上了單大勇,

他多次拿著百萬現金送上,都被單大勇回絕。

直到2014年,單大勇家中出事,需要大量現金,一時湊不到這么多錢。

文烈宏聞訊直接送上了260萬,

名義上是借款,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此后,單大局長也淪陷了,

當張劍波來報案時,他非但沒有徹查此案,還暗中通信,為文烈宏出謀劃策。

此后兩年,張劍波不斷奔走舉報文烈宏。

2016年9月,文烈宏直接給了單大勇1000萬,請他找個理由抓捕張劍波,還許諾事成后以2000萬答謝。

2016年11月4日,單大勇直接以“涉嫌偽造印章”罪將張劍波抓了起來,其后又違法對張指定監視居住長達6個月之久。

吃公糧的“人民保護者”,接二連三,都成了文三爺身后的“護法金剛”。

最后,一個銀行行長吊死在鬧市街頭,

很多見不得光的事情,

終于,一點點浮出水面。

05

以血路開財路,以商養黑,以黑護商,

身后是省公安廳、市公安局一眾領導“護航”,

時間,終于到了要清算的日子。

2017年2月28日早8點,剛從情婦的溫柔鄉爬起來的文烈宏,一到公司就被守候多時的“8.19”專案組擒獲。

幾乎是同時,其馬仔被一網打盡。

在其豪華別墅中,搜出名表、首飾1000多件

現金92捆

地下車庫,10多輛豪車落滿灰

僅文烈宏個人名下,

銀行、證券賬戶100多個,房產280多處,土地200多畝……

4月8日,文烈宏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批捕;

6月21日,對文烈宏、佘某、舒某、龔某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立案偵查……

然而,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至此,“文三爺”還不認命。

在押期間,老奸巨猾的文烈宏又上演了越獄

他許諾2000萬買通了看守所的一名警察,

2017年7月24日凌晨,他從看守所逃了出來,一路步行進入了漢壽縣境內。

幸好,警方算發現及時,一路重兵追蹤,

于7月26日上午8點,將其在婁底冷水江抓獲。

這次,“文三爺”徹底栽了!

2019年1月,文烈宏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行賄罪、強迫交易罪等15項罪名,數罪并罰,被判處無期徒刑,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法庭上的文烈宏(右一)

法盲甜瓜覺得,這廝逃過死罪理應慶幸,

沒想到一審宣判后,文烈宏竟然不服

他又上訴至湖南高法。

2019年6月19日,湖南省高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同日,周符波因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數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19年。

單大勇因受賄罪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審獲刑17年。

秋天來了,

這一條繩上的螞蚱,都落了網,

而這樣的繩子,還有多少根?

《掃黑風暴》中有一幕,高明遠邀見李成陽。

李成陽說,我想要公平,

高明遠聽后哈哈大笑,接著嘲諷道:

公平,是給老百姓的。

劇中的孫興,原型是孫小果,

高明遠,對應的是湖南文烈宏。

在他們眼中,有錢,有權才配談公平。

因為有錢、有權,他們就是公平。

沒有的呢?不如狗,連螻蟻都不如。

那份赤裸裸的輕蔑,刺痛瓜心。

土豆說,能搬上熒幕的,只是冰山的一個碎渣。

我說,但畢竟搬上了熒幕,這是一個開始。

2021,一線明星紛紛塌房,貪官紛紛墜馬,

雖然可能微不足道,但畢竟已經在路上。

一場席卷政經、娛樂、文化產業的中國風暴已然來臨,但愿它猛烈一些,再猛烈一些!

別怕裂縫,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正義或許會遲到,但愿從不缺席。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伊人成人综合_伊人成综合人网_伊人222综合网图片_Av在线伊人综合网,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